一文看懂百年飞利浦医疗 AI 布局全貌

时间:2020-01-11 来源:www.royal-astro.com

飞利浦生于1891年,跨越了三个世纪,经历了几次重大变革。

20世纪90年代末,飞利浦是一家高产量、技术驱动的电子产品制造商。在2000年受到技术泡沫的影响后,飞利浦在10年内将自己转变为一家以市场为导向的“健康、舒适、高质量的生活”公司。2015年,飞利浦缩小边界,剥离照明业务,全面聚焦健康技术,整合面向乙端的医疗保健部门和面向丙端的健康消费业务。

”飞利浦可能被认为是一家专门从事医疗设备的公司。同事们习惯于销售大中型成像设备。”飞利浦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贺国伟告诉钛媒体。在过去的三年里,飞利浦在从纯产品公司转变为整体解决方案服务提供商方面取得了最大的进步。

飞利浦不是唯一一个转型中的公司。随着中国高端设备市场的饱和和中国医疗改革的推进,通用电气和西门子也在探索从单一产品交易模式转向整体解决方案的途径。

在转型浪潮中,三大医疗设备巨头全球定位系统(G代表通用,P代表飞利浦,S代表西门子)在医疗人工智能的新战场上再次相遇:通用拆分医疗业务,专注于数字医疗应用和解决方案;飞利浦以医学人工智能为切入点,打造自己的生态平台,融合初创企业,团结生态伙伴。西门子医疗正在从头开始建设人工智能能力,并希望建立一个数字医疗“苹果商店”。

"谁先开始,谁就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在未来赢得细分市场."贺国伟这样说。

单点突破不能产生协同效应

2019年1月,飞利浦将其商业系统升级到3.0版,形成健康生活、准确诊断和治疗、影像介入治疗和互联护理四大业务群体,将患者的医疗过程从医院内部连接到医院外部。

互联网护理业务集团大中华区总监梁邱剑告诉钛媒体,飞利浦过去常常将不同的产品线放在一个业务集团中,以促进产品线之间的互助。今年,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将一些相关性强、用户需求密切、产品特征相似、促销互补的产品纳入一个业务组。

贺国伟补充说,这四个业务部门是整体解决方案。“事实上,我们最初是一个整合部门,整合普通业务。集成解决方案中心可以横向集成许多业务部门。”

飞利浦在各个业务部门的表现更直接地反映在财务报告中。从2014-2018年财务报告数据来看,诊疗业务收入占比最大,过去三年分别为47.1%、47.6%和46.2%。

虽然个人健康业务收入相对稳定,但增速正在放缓。值得关注的是互联医疗和医疗信息化业务。虽然商业收入的贡献很小,但却呈现出增长趋势。

近日,飞利浦宣布了2019-2020年业务发展目标:提到诊疗业务收入增长将保持在5%-7%,利润率将保持在14%-16%;互联医疗和医疗信息服务、个人健康服务:收入增长保持在4%-6%,利润率保持在16%-18%。

3月中旬,飞利浦网络护理集团全球领导者卡拉克里韦特博士上任后首次来到上海。她向钛媒体透露,飞利浦并不将护理业务视为每个部门的单一产品,而是一种综合能力。

"对于不同疾病的患者,要注意整个诊疗过程的每一个环节,无论是在医院内还是在医院外,无论是在诊断室、放射科、急诊室,都要让患者横向通过,这样可以提高整体效率。"卡拉克里韦特博士是这么说的。

与飞利浦全球不同,飞利浦中国完全本地化。

飞利浦大中华区副总裁陈余省告诉钛媒体,飞利浦已经为胸痛、中风中心、肿瘤、呼吸睡眠、危重疾病等创造了10种解决方案。以便适应中国市场。“在过去的几年里,飞利浦在销售医疗设备方面积累了大量的患者信息和临床知识,也掌握了精确的算法。基于此

关于医学人工智能在中国的登陆,中国医学影像人工智能产业-大学-研究创新联盟主任柳时元对钛媒体表示,“目前的产品形式只在于测试,不能满足整个输出场景。此外,医学人工智能还没有被整合到PACS和RIS系统的工作流程中。”

正因如此,虽然工作似乎很辛苦也很累人,贺国伟对钛媒体表示,“单点突破很难产生协同效应,卫生行业越来越强调从医院到家庭护理的全过程解决方案。在这种转变和发展中,人工智能将成为突破的关键。”

通过人工智能突破创造生态

过去几年,软件开发和人工智能一直是飞利浦战略发展的重点。飞利浦每年在研发上投资近17亿欧元,其中60%用于软件和人工智能开发。

但与高举“人工智能”旗帜的公司不同,人工智能只是飞利浦专门疾病整体解决方案中的一个环节。

飞利浦人工智能技术(Philips AI technology)有几种应用场景,包括诊断和治疗,以及

诊断和治疗场景,如果按场景区分的话:人工智能可以在患者的影像检查过程中提供关于活检结果和患者病历(如实验室检查结果、既往病史和现有放射影像报告)的关键信息,从而提高放射科医师阅读和诊断胶片的能力。

例如,飞利浦开发了许多基因组学平台,帮助病理学家和肿瘤学家全面利用基因组学分析、影像检查、病历审查、病理活检和其他手段为患者定制更准确的治疗计划。

急救护理情景(Emergency Care Scenarios):飞利浦开发的预警评分系统可以整合患者数据,利用智能技术及早(有时在不良事件发生前6-8小时)检测恶化迹象,然后向医务人员发出警报,帮助他们消除临床决策中的投机性干扰。

以纽约萨拉托加医院为例。使用预警评分系统后,转到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患者人数减少了63%。

远程监控场景:飞利浦医疗服务中心(Philips CareSage)等互联技术具有预测分析功能,可实现患者家庭监控,通过监控患者行为是否异常来分析患者健康状况是否发生了变化,医疗服务中心整合患者的人口统计数据、身体状况数据和飞利浦生命线医疗报警服务数据,评估患者在未来30天内住院的可能性。

根据美国医疗联盟系统互联医疗项目(Interconnected Medical Project)的研究,CareSage对2318名患者的监控服务每年可以减少224名再入院患者,再入院率降低40%,为患者节省220万美元。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是取代那些经常重复的工作,另一方面帮助医务人员做出更好的决定梁邱剑告诉钛媒体。围绕疾病的生命周期和现场,飞利浦开发了相关的人工智能产品,为其他人加入和创建平台生态系统创造了平台。

以“飞利浦星云医学成像人工智能平台”为例。去年8月,飞利浦宣布该平台首次登陆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该平台包括两个平台: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支持临床影像诊断,涵盖心脏病学、肿瘤学和神经病学)和ISD(医学研究平台)。"飞利浦过去并不称星云为人工智能平台,而是称星云工作站."陈余省告诉钛媒体,“星云工作站”是飞利浦在10多年后开发和推出的。该辅助诊断系统已经过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和CFDA的认证。

目前,该平台已经在中国销售到第九版,第十五版已经开发出来。新版本包括更多与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相关的模块。“在世界上,我们的装机容量也很大。中国的第10版已准备上市。”

左手合并,右手联盟

钛媒体去年5月报道称,腾讯米英目前包括医学成像人工智能平台和辅助诊疗平台。文章《医疗影像 AI 告别野蛮期:巨头做平台,创企走细分,抱团探寻商业化》中提到飞利浦和腾讯代表的两类巨头拥有不同的em

然而,飞利浦中国研究所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周子杰表示,“我们仍然知道医生真正需要什么,以及如何基于更多临床实验的优势来使用这个平台。”

类似于USB接口的想法,周振宇坦率地承认,任何公司、大学或医院都可以轻松植入带有临床诊断想法的新产品,并以插件的形式将其放在平台上。“除了我们自己的发展,这里的产品还与科隆大学、中山大学等机构合作。他们将把自己的放射疗法、脑-机接口、脑-机交互和其他具有重大临床价值的功能纳入具有重大临床价值的产品中。”

飞利浦继续建设自己的生态平台的逻辑,通过并购和合作扩大生态圈。

3月,飞利浦宣布收购力士乐医疗保健信息系统(HCIS)业务。4月初,飞利浦宣布将向“君联资本医疗保健人民币二期基金”注资,投资中国医疗创新项目。

从世界各地到中国,飞利浦正通过并购、投资等方式拓展其创新业务。过去十年来,飞利浦的一贯做法是通过收购来丰富医疗技术的翅膀。

钛介质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飞利浦共进行了25次收购/投资,涵盖医疗设备、移动医疗、大数据和其他项目。

2017年,飞利浦收购了基于云的人口健康管理公司VitalHealth。该平台可以配置为完成各种院外健康管理计划。通过此次收购,飞利浦可以在医院外更有效地收集患者数据,并将其应用于合适的模型。这是飞利浦丰富其互联和保护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收购,飞利浦还在加强与互联网巨头的联盟。3月22日,飞利浦和腾讯开始合作电子阴道镜系统。三天后,飞利浦和阿里巴巴集团签署了战略协议。

陈余省告诉钛媒体,与腾讯和阿里的合作来自两个方面。“腾讯从这个角度出发,希望在这个领域有深入的合作。我们可以共同探索人工智能在这一特殊疾病领域的突破。与阿里是整个集团的战略合作。”

在陈余省看来,互联网公司的最大优势在于高端产品的强大作用,“而像我们这样的传统医疗设备供应商在这方面是缺乏的。”

除了英美烟草,飞利浦在过去两年也与华为有战略合作。陈余省坦率地说,“没有一家公司能在人工智能或健康技术领域做任何事情。在过去几年里,我们与重要的国内生态系统和重要公司进行了大量战略合作。在医疗方面,我们与不同的联盟和不同的疾病协会有不同的合作,希望建立一个健康技术的生态系统。”

自2016年专注于健康技术以来,贺国伟认为飞利浦已经做了三件重要的事情。首先,把好的全球科技产品带到中国。其次,当外国技术引进中国时,许多临床路径和数据都不可用,团队将它们分散到综合解决方案中。第三,飞利浦已经从一家纯产品公司转型,现在许多客户正与飞利浦整体开展业务。

“我们与合作伙伴有着长期的关系。”贺国伟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