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屡屡失败后 阿尔茨海默病国产新药有点“与众不同”

时间:2019-11-15 来源:www.royal-astro.com

原标题:国内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新药在巨人屡次失败后有些“不同”。

11月2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方网站发布重磅消息,国内治疗轻中度阿尔茨海默病的创新药物甘露酸钠胶囊(商品名“九期、一期”)获得有条件上市批准。 这也是世界17年来,市场上又一种新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

许多跨国制药公司,包括辉瑞、强生、葛兰素史克等巨头,在抗击阿尔茨海默病药物的斗争中集体失败,花费数十亿美元,但失败了 目前,世界上大约有5000万老年痴呆症患者,但他们只能依靠五种“老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第9阶段和第1阶段花了22年才发展起来 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主任副主编肖瑞平说:“这一点也不罕见。即使在欧洲和美国的发达国家,生产新药平均需要14.7年。如果它能解决成千上万病人的生活问题和痛苦,那也是值得的。” 一些病人来询问老年痴呆症,大多数是在老年人或老年前期 根据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的数据,2018年全球将有大约5000万患者 目前,我国约有1000万老年痴呆症患者。

然而,对于这样一大群患者来说,临床药物选择并不多。 广东三九脑科医院第六神经内科主任胡云信告诉《每日经济新闻》,目前国内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药物主要包括胆碱酯酶抑制剂和NMDA受体拮抗剂 涉及的药物包括多奈哌齐、卡巴拉汀、美金刚和加兰他敏

在美国,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只批准比中国多一种他克林治疗阿尔茨海默病 “但是这些药物只能缓解老年痴呆症的症状,而且无法治愈 ”胡云信说道

因此,在11月2日第9期获得批准后,胡云信很快在医院遇到了前来寻求新药的病人。

“这确实是以前的一种药物,改善阿尔茨海默病记忆力下降的效果不是很理想。” 人们总是期待能从根本上改善阿尔茨海默病的药物的出现。 ”胡云信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

公共数据显示,第9阶段和第1阶段的研发始于1997年。对于这样一种研发周期为22年的国内创新药物 “如果它能解决成千上万病人的生活和痛苦,那也是值得的 ”11月3日,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所长、《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副主编肖瑞平对该药发表了评论

照片来源:《2018年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报告》 PDF文件截图

巨人戟新药研发

庞大的患者群体带来了巨大的市场需求。 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International Alzheimer ' s Association)估计,2018年全球阿尔茨海默病护理总成本将达到1万亿美元,到2030年将上升到2万亿美元。 这也导致中外生物制药公司将阿尔茨海默病作为新药研发的目标。 《第一财经》 2018年报告提到,阿尔茨海默病药物的全球研发成本超过2000亿美元。

但是市场上想象中的一批新药并没有取代对研发的巨大热情。 根据国内医学论坛“通心络”的统计,自2000年以来,全世界已经研究了30多种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新药。一半以上的研究药物失败了,因为它们没有达到临床试验的主要终点(专业术语指的是主要结果指标) 其中,包括辉瑞、强生、葛兰素史克、礼来和其他巨头都“抢先一步”

根据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2018年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报告》,自1998年以来,已有100多种基于阿尔茨海默病的新药开发尝试,但仅批准了4种药物(疗法)。

其中,美国制药公司Biogen有了“转机” 2019年10月22日,该公司及其合作伙伴Eisai宣布,将重启阿尔茨海默病治疗药物加合单克隆抗体(Aducanumab)的研发,并将于2020年初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提交上市申请。 2019年3月,两家公司宣布,由于临床试验数据不佳,研发已经终止。

就国内制药企业而言,记者《每日经济新闻》梳理发现,除了绿谷制药批准的新药9期、1期外,国内其他公司也在进行研究 据中国科学院上海医学研究所官方网站报道,一种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新药氟诺普拉兹已被批准用于临床研究。该项目已与江苏康源制药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并取得成果转让。

照片来源:中国科学院上海医学院官方网站

新华制药的公告截图也显示,2018年1月,新华制药与沈阳药科大学签订了技术开发(委托)合同,开发创新药物OAB-14和阿尔茨海默病制剂。

图片来源:新华医药公告截图

然而,由于R&D投资高、R&D成功率低等因素,目前国内阿尔茨海默病制药公司的布局仍以原料药和仿制药为主 2018年6月,京信制药宣布公司的酒石酸卡巴拉汀胶囊获得批准。这种药物是诺华第一次模仿卡瓦拉尼。 此外,有些制药公司通过复制多奈哌齐片剂进入了阿尔茨海默病药物市场。记者发现,海正制药、蓝丰生化、盛唐等制药公司都有与多奈哌齐片相关的产品。

11月4日开盘后,受第九期获准上市的消息影响,阿尔茨海默病概念股大幅上涨,蓝丰生化和京信药业交易有限公司股价上涨。

“不同”问题9: 1

上述博尼安公司在宣布将与其合作伙伴重启阿尔茨海默病新药研发后,两家公司的股价同步上涨。 然而,外界质疑为什么在数据不佳的临床试验中存在差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博建在官方网站上的声明,2019年3月停止了名为ENGE(1638名患者)和EMERGE(1647名患者)的加合单克隆抗体的两项三期临床试验,但并非所有登记的患者都完成了预期的治疗。 从那以后,另一组患者继续按照设计完成18个月的完整治疗。 基于新的和更多的数据源,EMERGE组已经达到其预设的主要端点。 此外,接受高剂量加合单克隆抗体的患者也显示出更好的数据。

“即使我们接受这种固有的牵强解释,它也意味着加合单克隆抗体(Aducanumab)是一种非常难对付的药物,必须以足够的量使用才能有效,少一点可能完全无用甚至有害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的王黎明教授在科普平台“知识分子”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

在上市获得批准后,我也遇到了一些学术界的声音 与之前列出的任何阿尔茨海默病药物不同,第九期-第一期是世界上首个针对脑肠轴的阿尔茨海默病新药,该药物本身属于低分子酸性寡糖化合物 这种药物机制使第九阶段看起来太“不同”

图片来源:中国科学院上海医学院官方网站截图

“该药物的动物实验结果发表在细胞研究(Cell Research)上,提示其机制可能是通过靶向肠道菌群来影响大脑和减少神经炎症。 然而,在人体试验中,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减少神经炎症的数据。 在微博上被认证为科学松鼠协会成员/生物领域果壳网络成员的冷岳乳霜在他的个人平台上写道 据《冷月乳爽》报道,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第九期和第一期有条件上市的原因之一是“上市后继续进行药理机制和长期安全性、有效性的研究” 这种观点在质疑第九阶段和第一阶段的许多声音中颇具代表性

关于“有条件的上市审批”,第九期的主要发明人、中国科学院上海医学院学术主任耿美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有条件的审批是因为在新药申请材料中,没有提交关于大鼠长期致癌性试验的官方报告,但试验已经完成,统计结果已经完成。” “

图片来源:中国科学院上海医学院官方网站截图

但一位制药行业分析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如果在没有看到进一步的临床数据后,学术界出现非常大的反弹,将会影响制药前景。

(责任编辑:DF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