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天突然失踪,父母苦苦找寻21年!27岁姑娘终于回家了

时间:2019-10-22 来源:www.royal-astro.com

?

10月8日上午,在杭州市第一社会福利研究所,我看到正在思考21日夜的小女儿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女孩。 55岁的杨玉兰(化名)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6岁的女儿在雷暴中突然失踪。 21年来,为了寻找一个失落的女儿,她不知道三门县到宁波小港之间的旅行次数。

在台州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努力下,女儿终于找到了。 (《钱江晚报》报道)

10月14日,福利院将派遣小丹(化名)回家。

从杭州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到台州市三门县宾亭镇杨家村,共250多公里。在这条250公里的道路上,小丹花了21年的时间才能“行走”。

这背后是许多部门的不懈努力。

自2017年以来,杭州市第一社会福利院与余杭区公安局合作为客户开展DNA采样。为了让更多的客户数据进入国家网络DNA数据库,2019年1月,医院集中了250多个服务对象进行DNA采样,其中小丹就是其中之一。之后,在台州公安局的共同努力下,小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人。

今天,她终于必须回家。

小丹想回家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福利院

小旦想回家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福利院。

时间定于10月11日。小旦前的情绪不稳定。有时笑,有时留下,有时一个人无声的哭泣。

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小丹的话越来越少了。

父母和亲戚一开始认识到的兴奋很快就被融入一个完全陌生的家庭的焦虑所取代。

细心的心理学老师李雪梅在发现小丹的情绪后立即进行干预并指导了小丹。李老师说,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有被家人抛弃的心。他们对家人的感受非常复杂。一方面,他们想念自己的亲人,另一方面,他们也抱怨。

此外,由于小丹已经在福利院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之间,他不得不与朋友分开,重新回到家庭生活。他的心中有焦虑是正常的。在这方面,李先生使用了《等着我》专栏的真实故事来恢复小丹的失落状况,并通过反复模拟家庭生活来训练小丹。他还与员工紧密合作,为小丹准备了一个小伙伴。告别将逐渐使小丹的情绪平静。

这些天,福利协会的朋友们排着小礼物,向小丹说再见。宿舍的姐姐在颤音器上给了她一个净红色的骰子,并悄悄对她说:“回家后要好起来。”

目前只有拥抱和眼泪

为了使小旦更舒适地生活,福利院准备了关于小旦的详细介绍,内容涵盖小旦的生活习惯的各个方面。例如,小丹的当前能力仅相当于一个更大的孩子。他不能一个人出去。他不能一个人在家,也不会使用电器。例如,小丹喜欢打扫卫生,讨厌别人弄脏衣服,鞋子,即使别人不小心,她也会生气,只要她擦干净,她就会没事的。再例如,小丹不吃萝卜和甜瓜,而辣椒和牛肉鱿鱼是她的最爱。

“这是给她的家人的礼物,也是给小丹的礼物。我们希望她回家后会更快乐,”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说。

10月12日,小丹是院子里的“台湾支柱”。他最后一次参加慈善聚会并演奏了非洲鼓。

昨日早晨,她秘密告诉姨妈,她晚上睡不好,黑眼圈。

分离的日子终于到了。

阿姨为她安排了手提箱,里面放了几件新衣服。

小丹和他的朋友合影,虽然他们微笑了,但他们不愿意。

照顾小丹达11年之长的阿姨们把她当成女儿哭了。

高姨妈最后一次为小旦铺床,红眼睛说:“为她高兴。她终于没有送小丹,她说她担心自己会哭,还有其他孩子要照顾。

小丹的个性很好,很粘。每个人都非常喜欢她。 “我总是笑着,但我也爱美国。我喜欢绑蝎子。室友和姐姐总是改变她的方式。”

这么多年后,高阿义以小丹为女儿。 “我们有从这里结婚的女孩。她是第一个找到家庭的人。我特别幸运。我也为她感到高兴。”正如他所说,高阿依的眼睛很湿。 “不情愿,我回家了,我想要更明智。”

上午11:27,将小丹送回三扇门的汽车到达了。小丹忍不住哭了起来。

多年来,小丹已经习惯了福利院的大家庭模式,并习惯陪同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和老师。离开杭州,离开福利院回家,她既开心又难过。

好朋友来送她,并给了她一个小礼物。小丹左手腕上的红色编织绳也是帮助她的好朋友。

“我们会想念你的。” “照顾好自己。” .

小丹弯下腰,再次坐在轮椅上抱着一个小伙伴。她的心里可能有一千个字,但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时,只有拥抱和眼泪。

在离开之前,有一个50岁的工作人员带着一袋水果冲了进来。她说她今天不去上班。她知道小丹会回去并特地赶去运送它。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次见到你。

一个团圆饭,他们等了21年

在回到台州的路上,小丹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下午3点,福利院的车停在台州三门县亭边镇杨家村一所房屋的前面。有很多人站在门口。

小丹有点紧张,用手捂住了脸。

姐姐手里拿着一束百合花,向她打招呼。她把小丹从车上拉了下来。

“骑车并不太累。过来看看吧。”

同样的紧张感也是母亲杨玉兰。离开家这么长时间后,她担心小丹不会适应。

结果,迎接小丹进屋的短短几十米变得异常长。

“我刚出去为你买了一些食物”

姐姐非常渴望。当我进屋坐下时,拿着鲜花的小丹露出灿烂的笑容。

看到小丹笑了,杨玉兰的情感张力逐渐放松。她的小丹,她失去了她的21岁的女儿,这真的要回家了。

小丹为母亲和姐姐拿出了一本又厚又漂亮的相册。这是她在福利院活动的所有照片。

“这些年来有很多零散的东西。”福利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说,有必要将所有已被打破的21年记忆联系起来。

姐姐把小丹拉到二楼。这是一家人专门为小丹准备的房间。床上有新的床单和被子。 “今晚我会和你一起睡。”

接下来的几天,我姐姐将请假,带小丹到周围去,并熟悉环境。

“将来我会照顾她的,我必须对她保持乐观。”杨玉兰说,我非常感谢所有好人的帮助,也感谢杭州第一社会福利学院的这些年。今年元旦,她将带小丹回去看看。

小丹回家的那天,恰逢姐姐农历新年的生日,这个家庭终于希望能有一次难得的团圆。

一个团圆饭,他们等了21年。

来源:钱江晚报? 《时报》记者杨伟刘东征杨制作吴新胜严丹通讯员刘晓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