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有位沉睡了近两百年的油画艺术先驱

时间:2019-09-06 来源:www.royal-astro.com

南章《广州小金山寺》

陈飞《熊熊的野心》

郎光宁《皇妃画像》

刘晓东《父子情深》

关巧昌《大黄炮台》

刘刚是中国着名的油画收藏家。在他的收藏中,其中一些并不为人所熟知,但刘刚本人所珍视的收藏与广州的出口画有关。在刘刚看来,这幅从17世纪到19世纪末的油画保留了世界上最好的视觉通道来回顾一年的历史,而不知名的甚至是匿名画家的艺术成就都是严重低估了。其中,“沉睡”是中国油画艺术的先驱,将被遗忘,但最终会被历史所铭记。

文字,地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金烨

收藏根据时间消失

直到今天,刘刚依旧收藏了他的第一幅油画作品。

那是在1993年春天,他第一次加入创始律师事务所。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获得奖金,让刘刚兴奋不已。在回家的路上进行年终收获和走路,画廊窗口上的画作阻止了刘刚的脚步。这是一幅描绘保险杠场景的画作。金色调特别适合刘刚当时的情绪。刘刚印象深刻,并立即为这幅画付出了代价。

刘刚今天回过头来,坦率地说,这只是一项普通的工作,但并没有削弱其非凡的意义。是将刘刚介绍到一系列延伸到今天的油画。

一开始,刘刚的收藏理念并不是特别清楚。他买了一些画,错过了一些“机会”。 1996年,刘刚参与了曾梵志个展的四合院画廊的投资。大约100平方米的展厅壁挂所有热门的“面具”系列,每个三四千元,作为刘钢的股东仍然可以享受30%的折扣。但他觉得他每天都在与顾客打交道,而他正在看假面具。他真的不想回家看看,所以他放弃了。

从市场角度来看,刘刚错过了投资机会,但他并没有后悔。刘刚觉得偏好对收藏至关重要。它决定了收集器的味道和收集器的选择。他喜欢阅读历史书籍,这种爱好无疑影响了他的收藏方向。他的收藏标准强调历史感:它必须是一部记录中国重大历史事件的作品,以及重要艺术家在中国油画艺术发展中的作品。

坚持这个理念,刘刚曾在2002年花了15万元,后来拍摄了刘晓东大部分自己的想法,甚至有几次他想用更大规模的工作来改变《父子情深》,这是2003年的633万元。当时,中国油画的最高拍卖价格赢得了高晓华的《赶火车》。 2012年,他以2760万的价格拍摄了赵班迪的《蝴蝶》,2013年他以542.8万的高价《熊熊的野心》赢得了陈飞的拍卖.这些作品在风格上看起来很不一样,但都是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分享时代的脉搏,并以非常个人的方式写出最生动,最现实的“历史表达”。

广州出口画的历史价值被严重低估

为了配合这一伟大的历史观,刘刚收集了许多不知名甚至是着名艺术家的作品,如清代中后期中国最早的一批油画。那是摄影尚未诞生的时代。刚刚在中国萌芽的写实油画起到了强大的记录作用。保留至今,这些油画已成为我们回顾历史的宝贵渠道。例如,传说中的香椿是什么样的?通过研究,刘刚在他的宫廷画家郎诗宁《皇妃画像》的集合中找到了答案:尊严优雅的神秘女人是她;在同一时期,大量知名或不为人知的出口商,特别是广州的一位画家用他们刚刚掌握的油画技术描绘了贸易港口的风俗习惯:宁静的水乡,不能更长的回归,虎门要塞的剑,第十三行的领袖,陆文钊的平静,清朝吴秉坚的阴沉冥想,世界首富,广州女士的时尚,甚至是摄影的发明,这些出口商的孤独形象.被忠实地记录在油画中。他们散落在世界各地,刘刚不知疲倦地找到他们,然后重新进入他们,将他们送回他们的收藏王国。同样由于他们的参与,刘刚建立了一个最完整的中国油画收藏系统,甚至博物馆羡慕。

刘刚说,收藏历史艺术品就像走进历史之门。

“正如英国艺术评论家约翰伯格曾经说过的那样:'我们把过去的艺术作品看作是历史。'在我看来,那些具有历史意义的油画具有独特的效果。它可以让我感受到一种心灵感应,并意识到当时早已消失的空间和色彩。这种感觉让我有能力回顾这些年,我可以转过身来理解前辈所拥有的生活感受。我把这些藏品挂在家里,享受时代的变化,品味起伏,似乎生活已经过了好几辈子。“

广州油画家的经历是整个出口画的兴衰历史

在刘刚的收藏中,有一位不太知名的广州画家特别喜欢他。画家的名字是关巧昌。

关巧昌自己的经历就是整个出口画的兴衰历史。

关乔昌1801年出生于广东省南海市,前往澳门为英国画家陈娜丽工作。有时他会调整油漆,有时会刷洗刷,而当Channelly油漆时,他会静静地看着它。经过几年的秘密研究,关巧昌居然掌握了钦奈的工艺,于是他辞职回到广州开了自己的画店。

Channelly是今年最受欢迎的出口商。他从未想过,在他不起眼的广州学徒消失后,他自己的命运完全被逆转了。

关巧昌不仅画得很好,而且非常聪明。首先,他报告的价格远低于Channelly的价格。此外,他非常善于建立自己的知名度,并经常将他的作品送到国外展出。因此,他的受欢迎程度迅速提高,客户一直在不断涌现,他迅速夺走了Channelly的业务。

这让Channely生气,但无论他多么生气,他都无法改变现实。他的很多客户都成了关巧昌的客人。陈娜丽最令人沮丧的是广州商人陆文涛的“爱情转移”。

陆文钊当时被外国人称为“毛官”。他所经营的广利线在晚清十三行中很有名。陆文钊曾要求钱娜丽为他画肖像。然而,关巧昌的画店开张后,陆文钊开始多次将橄榄枝延伸到关桥场,甚至邀请关巧昌为他画画《茂官肖像画》。被交给一位多年接触过的英国朋友。

这幅肖像的场景是一个高大的开放式大厅。大厅内部华丽而豪华。透过宽大的窗户,您可以看到广州地标建筑,琶洲塔和停泊在港口的巨型货船。在这幅画中,陆文钊穿着三面军官的长袍,胸前挂着珍贵的凤凰珠。他安静地坐着,看着他的眼睛。

放弃Channelly不仅是一个本地人,而且一些外国人也转向关乔昌成为他的客户。其中最着名的是美国医生。他是一名传教士,并于1835年在广州开设了一家医疗诊所。当他了解到关巧昌的绘画技巧和价格时,他成了中国画家的常客。博博士驾驶关桥昌将许多疑难病和杂病作为医学研究资料。这些画作保存在美国的耶鲁大学图书馆。此外,薄博士还邀请关巧昌为他的诊所画画。

这项工作使用现实的技术来描绘诊所的角落。博士的外表被光线所突显。他坐在一张带有中国经典的西式扶手椅上。他的表情庄重而充满自信。作为医生的中国学徒关亚站在病人面前,专注于病情。穿过Guanya后面的窗户,可以看到广州地标琶洲塔。诊所的墙上还有一个垂直轴。

关巧昌通过画一个名人的肖像逐渐在艺术比赛中占据上风,但当他的技艺处于巅峰时,他遇到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不是画家,而是摄影。

1839年,法国人发明了银色摄影,并在19世纪下半叶将这项新技术引入中国。摄影的引入严重打击了中国油画市场,也改变了关桥昌的人生轨迹。雇用他画肖像的人越来越少,他的店铺已经消失了。没有关于画家下半生的书面记录,只有他自己的后期作品才能说出他的寂寞。

在这幅画中,关巧昌戴着老花镜,专注于读书。白胡子和坚固的身体让他看起来很老。窗外的天空在晚霞中漂浮,夕阳的光线被扔进了房间。房间的内部优雅而简单。一顶突出的红檐帽挂在角落里,代表着关桥长的荣耀。墙上写着六个字。这个人扁平的耳朵。这是关桥昌的一声叹息,他走到了生命的尾巴。平庸的人!

但在刘刚看来,关巧昌并不平庸。虽然他默默地去世,但现在知道他名字的人并不多。然而,刘刚认为,关巧昌在当前艺术市场和艺术史上的价值被严重低估。

“但我并不担心这一点。艺术史上有很多艺术家的例子。例如,荷兰大师威猛(Vermeer),他被世界遗忘了两个世纪。艺术历史学家称维米尔为”绘画大师“已经睡了两个世纪。“我相信关巧昌也是中国油画艺术的先驱,正在“沉睡”。“

移动百度

http://www.whgcjx.com/bdsqXw68b/T.html